情感小说 校园春色 人妻女友 武侠古典 家庭乱伦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情色笑话 免费加入VIP

上一篇:淑琴之新婚前夜下一篇:淪落風塵的媽媽

淒涼的妹妹

我早聽說我有一個妹妹,在隔了許多山的那邊。


好多年了,我總沒有見著她,也不知她長得怎麼樣。
其實她來過我家幾次,過年的時候。
但每次都因我出去拜年,沒碰上。


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十歲了。
我剛從舅舅家回來,廚房的灶前坐著個女孩子,穿著粗布花衣裳,乾乾淨淨的。


媽說:回來了,回來了!小鳳,他就是你哥哥呀。
接著對我說:你總算回來了,小鳳一直盼著,沒見著你不肯回家呢!


我聽了又驚又喜:她就是小妹嗎?小妹過來,讓哥哥看看你!小鳳卻非常害羞,臉埋在胸脯上不肯抬頭。
我坐到她旁邊,問:小鳳,你真的等著我,不肯回家嗎?小鳳脖子都紅了,埋在胸前的頭點了一點。


拉著小鳳的手到外頭玩,一會小鳳就跟我熟了,雖然不說話,總跟在我旁邊,對我很依戀。


院子裡堂弟他們放鞭炮,小鳳捂著耳朵,縮到我懷裡。
我就摟著她,聞到她身上熱熱的香氣,我問:小鳳你噴香水了嗎?她搖搖頭,我想是太陽曬的。


難得有這麼好的天氣,我拿了本武俠書,坐在院子裡曬太陽,小鳳就坐在我腿上,頭在我的下巴上挨著,我貼著她的額邊看書。
小鳳安安靜靜地坐著,看見的人都說她跟我親。


我那時讀高中,在縣城裡上學,村裡人就把我當文化人了。
小鳳也很崇敬我,有時就好奇地問一些事情,我一邊看書,一邊有一搭沒一搭跟她說話。


太陽曬久了,身上暖洋洋的。
兩腿間,我的東西無意中竟硬了,長長的一根聳著。
我怕碰著小鳳,抱著她挪了挪。
一會兒,小鳳坐得太靠前,不舒服,竟更往後地坐到我懷裡,小屁股在我的東西上面坐著,壓得我好舒服。


我看了看她天真的小臉,眼睛安安靜靜地向前望著,知道她不懂事,也就任她坐著。


最難挨的是她坐累了,挪動小屁股,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就從那兒傳來,弄得我臉熱辣辣的發燙。
有一次,她嫌下邊頂著不舒服,竟伸過小手來,隔著褲子,將我的東西拿開,嚇了我一大跳。


小鳳要回家的時候,哭了。
直到我答應每年春節在家裡等著她,才依依不捨地走了。


小鳳是我父母最小的女兒,在醫院裡生下的。
父親不想要,往尿桶裡扔,被病房裡的一個山裡人攔住,要去當女兒了。


我家的姐妹太多,已經送出去三個了。
農村裡女孩子不值錢,命苦。


兩年後我考上大學,每年春節回家,就不停地到同學家喝酒、聚會,自然對小鳳失約了。
直到大三那年,小鳳在我家等了五天,終於見到我。


幾年不見,小鳳已長成半大的姑娘了。
眼睛大大的,臉兒水水的,身子窈窕,到我耳邊。


小鳳依然跟我很親,直埋怨我對她失信,嘟著小嘴快哭了。
我答應給她寫信,才哄得她又高興起來。


小鳳興奮地跟我比身高,臉擦在我臉上,柔柔的。
我拍拍她的頭,說:小鳳長大了!小鳳得意地沖我皺鼻子笑。
那時我突然發覺我的小妹好可愛。


小鳳一點也不知道避忌,和小時一樣,老纏人。
我在桌子前看書,她就撓我癢癢,我將她的手夾在腋窩下,她使勁掙脫了,兩手又來圈我脖子,身子貼在我後背上,咬我的耳朵,吃吃笑。
後背上兩只小乳軟軟的一團,真讓人吃不消。


不跟她玩了,她就不高興,說一年到頭都見不著,還不理人家。
那嘴翹起來,好可憐的樣,我就不忍心了。


小鳳人長得漂亮,就有好多同村的男孩接近。
小鳳一個一個說給我聽,讓我挑,我人都沒見,怎麼個挑法?


小鳳回家的時候,抱走我好多書,她學我的樣,愛看書。
只在我面前調皮,在家裡的時候,她是很安靜的。


我畢業了,在城裡工作,偶爾收到小鳳的信,都是些小孩子的事,也就懶得回。
好久一段時間,也不知她的情況。


有一次回家,家裡人告訴我,小鳳快要結婚了。
怎麼會這麼突然?我一問,母親就歎氣:小鳳在村裡玩的時候,給同村的痞子糟蹋了,懷了孩子,只好嫁給他。


我的心都給痛僵了。
心裡直後悔對小鳳關心太少了,幾次小鳳寫信要我幫她在城裡找份臨時工,我一忙,都沒有太在意。
我常想,要是小鳳到了城裡,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那個成了她丈夫的痞子到我家來,我沒理他,除了這樣,我還能做什麼?她丈夫卻因在我這丟了臉,回去找她洩氣,經常打她。
我聽說時,心中又氣又恨,卻很無奈。


我終於幫小鳳找了份工作,小鳳卻出不來,她丈夫不讓。
我硬著頭皮去她家,跟她丈夫和解了。
她丈夫很高興,不停地跟我喝酒,但小鳳去城裡工作的事,卻死也不放,他當心小鳳到城裡把他甩了。
那時我見小鳳瘦了,可憐兮兮的在灶前燒火,心中真如刀絞。


跟他丈夫和解後,倒是有來往了。
有一年,我在城裡過年。
小鳳抱著兩歲的孩子和她丈夫一起來拜年了。


我和她丈夫都喝醉了酒。
我倒在自己床上,小鳳扶著她丈夫睡在隔壁。
半夜裡,我口渴極了,直囔囔。
小鳳過來了,開了台燈,給我倒水。
我喝了水,又倒在床上,小鳳關了台燈,路過我床前,我忍不住叫:小鳳!


小鳳停在那裡。
我拉了她的手,無力地問:你過得還好麼?小鳳無聲地搖了搖頭。


我心中一痛,手上一緊,小鳳坐在我床邊。
我摸了摸她的頭發,輕聲問: 他對你不好?小鳳伏在我胸前,臉埋著,頭用力搖了搖。
我歎了口氣,在她耳邊說:是哥哥對不起你。


小鳳又使勁搖了搖頭。
我捧起她的腦袋,微光下,見她臉上無聲無息流著淚水,往臉頰爬。
我一時胡塗了,親她的眼睛,吻她的臉頰,以為這樣可以安慰她。


小鳳在懷裡直顫抖,伏在我耳邊,壓抑地喊了聲:哥!身子在我身上一聳一聳的,哭得更厲害。
我在她背上輕輕拍著,她的身子在上面好熱好軟。


小鳳轉過頭,唇擦過我的唇邊,就粘在那兒了。
我激動得發抖,意識到這樣不可以,嘴卻蠕蠕的動,終於瘋狂地膠著在一起。


小鳳大張著嘴,直咬,差點把我的鼻子都包進去了,有一下兩人的牙碰在一起,隨即舌頭就卷在了一塊。
我越來越激動,掰著她的屁股一用力,小鳳整個人都在床上了。


兩個人都渾身發抖,我在小鳳的背上、屁股上、大腿上、胸上摸著。
一邊想不可以,一邊卻更加瘋狂。
手進了小鳳的胸,使勁揉著,她的奶子比看上去的要小,卻非常鼓飽,軟彈彈的。


小鳳喘著氣,手也在我身上摸著,碰到了我下邊。
我忽的一下起身,看著小鳳微張著嘴等著,什麼也不管了!我狠狠的壓上,重重的吻在她嘴上,小鳳差點叫出聲,我忙噓了一聲,手捂住她的嘴,她丈夫就在隔壁,聽見了可不得了。


我的手去解她褲子,小鳳同時也來解我的,兩個人都那麼迫不及待。
露出來,我已是硬硬的一根。
將她的腿一抬,中間就插了就去,十分重,小鳳的整個身子都被往前一沖。
停了一下,我就開始一下一下重重的插起來。
她的陰道不松也不緊,不是很深,我幾乎每一下都能頂到頭。
天啊,我們兄妹倆簡直是天設地造的一雙,那種酣暢貼合的感覺前所未有。


每頂一下,小鳳都差點叫出聲,在喉嚨間死忍著。
我就一手按住她的嘴,下邊一下比一下重,整個床鋪都隨著動作一晃一晃。
幾乎沒有間歇,一直到最後,我停在裡頭,瘋狂地噴射。
完事了,整個身子還在發抖。
小鳳手指甲陷在我背上,老半天才感覺到痛。


小鳳在我懷裡,沒有聲息,一動不動。
我就摟著她,感覺她脖子特瘦,在她耳邊親著,劇烈運動後,一顆心還在怦怦狂跳。


這時隔壁一聲咳嗽,我一撥她肩旁:快去!她幾乎就在同時,身子彈下床,悄無聲息地到了隔壁。


她丈夫卻醉得一塌糊塗,並沒有醒來。
我放下心,感覺兩腿間粘乎乎,起床去沖了一個澡。
回來又躺在床上,做了一件觸目驚心的事後,心情卻出奇地平靜下來。
回味剛才那一刻,腦中空空洞洞,身子疲倦,只想睡覺。


聽著小鳳也去了衛生間。
半響腳步聲傳來,我豎起耳朵聽著,她路過我房間到了隔壁。
一會卻又走了出來,腳步輕輕的,竟進了我房間,接著伏在了我旁邊。
我低聲問:怎麼啦?


她貼在我懷裡不吭聲。
我說:可別給她發現了。
小鳳卻更緊地往我懷裡縮。
我心裡一陣憐惜,摟住她,沒再趕她,手在她身上輕輕劃來劃去。
她的頭在我鼻下,弄得我的鼻子癢癢的,我貼著她的耳磨了磨,輕歎了一聲。
她卻抬起頭,找到我的唇,冰冰的,一碰一碰。
兩只嘴就那樣持續著輕輕碰觸,永遠不夠似的。


底下幾乎一下就硬了,摟著她的手越來越緊,她的腰都要被我箍斷了似的,中間貼著,兩頭折開去。
我的手進了她的腰,下邊毛濕濕的,可能是剛才她洗了洗,手就留在下邊,越挖越深。


我們一家人的毛都很少,小鳳也一樣,稀稀疏疏的布在隆起處,陰唇兩邊幾乎沒有,滑嫩嫩的。
越弄越濕,小鳳就咬住了我的肩頭。


我說:你來吧。
小鳳就解下了我的褲子,老半天,我以為她要套進去,卻看見她低下頭,用嘴含了進去,窗外的月光淡淡照進來,她的頭一起一落,牙齒常碰在陰莖上,感覺竟更爽。
我輕聲問:你替她做過麼?她搖了搖頭,我感激地按住了她的腦袋。


一會小鳳爬上來,貼著我的臉說:哥!我從小就喜歡你。
我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小鳳輕聲說:有今天,我死也不後悔!


我說:我也是,小妹你不知道我多心疼你。


小鳳就哭起來,一邊哭,一邊騎上去,緩緩地動。
她的動作很輕,似乎想盡量延長在一起的時間,但快感卻一點也沒有減弱,一波一波傳來。


我快忍不住了,把她翻下身,象第一次一樣,重重地插起來,她的水越來越多,到最後吧唧吧唧的聲音很響,隔壁肯定能聽到,我卻不管了,搞的床鋪散了架似的直搖晃,最後幾下,拿枕頭壓住小鳳的臉,狠狠的沖刺,一抖,精液象機關槍一樣,一股一股的噴射,我承認那是我一生中快感最強烈的一次。
小鳳也一樣,久久的,嘴張著,合不上。


窗外越來越亮,天光已開。
小鳳再也不敢呆了,悄悄回到隔壁。


我很快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房間裡一片光亮。
昨晚的事象發生在夢裡一樣。
夜裡雖瘋狂,大白天的卻不敢面對,畢竟是犯了亂倫的大罪呀。
於是躺在床上不敢起來,小鳳一家來辭行,我在床上含含糊糊作聲。
小鳳的丈夫很得意,把我灌醉成這樣。
一點也沒有覺察昨夜的事。


不久後,我離開了家鄉的小城,與小鳳三年中只通了兩次電話。
小鳳說她想出來,可是因為孩子,一直呆在家裡。
她丈夫越來越不象話,染上了賭博,最近給人打在家裡起不來。


也許,哪一天,小鳳會自由,生活能快樂起來吧?





上一篇:淑琴之新婚前夜下一篇:淪落風塵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