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校园春色 人妻女友 武侠古典 家庭乱伦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情色笑话 免费加入VIP

上一篇:清純妹妹半夜被哥哥偷上下一篇:渡假

清純的姐姐

啊…………迷迷糊糊的過了一天…………….。


從補習班回來,一個人在公寓的窄小廚房吃速食麵的晚餐時,俊雄痛苦的回憶這一天。


現在翻開筆記本看,都是片斷性的字跡,幾乎都沒有任何意義。
空白的地方都是亂畫的痕跡……..。


在幾本筆記本上都有女人臉孔的素描,雖然筆調不同,但都有共同點。
有垂劉海的短髮,細長有魅力的眼睛,像花瓣一樣可愛的小嘴。
只要認識他姐姐的人,一眼就看出那是他的姐姐川島弘美。


「不行,不行。
這樣下去明年有危險了。
川島俊雄,你要加油了哦」


吃完速食麵,就這樣激勵自己。


今天一天為什麼心煩氣燥,他自己最清楚這個理由。
那就是昨晚偷看隔壁房間,也就是姐姐換衣服的情景。


姐弟二個人住的公寓,是從新大久保車站走路十分鐘的地方。
二個房間有浴室,房租是六萬日元,還算便宜,但是非常古老破舊的公寓。
隔間是老式的細長廂形,進門就是約一坪半的廚房,對面用紙門隔開的俊雄的房間,旁邊就是弘美的三坪大小的房間。


本來弘美說,裡面的房間適合用功,但俊雄拒絕。
半夜去廁所或廚房就須要通過中間的房間,每一次都驚醒姐姐未免太可憐了。
而且姐姐就不能保護隱私。
雖然是姐姐但究竟是女性,正在換衣服時通過她的房間,不會感到愉快的。


雖然如此,二個房間之間只有一道紙門相隔,姐姐換衣服的動靜能聽得很清楚。
雖然很少那樣,也會偶爾偷看裡面的房間。


偷看弘美的美麗肉體—–穿著惱人的純白襯裙,隆起的胸部,穿著三角褲,的十分性感的下腹部等,上課時不斷出現在腦海裡。


自己已發誓不再偷看的………我的意志為什麼這樣薄弱,煙也戒不了,睡眠時間也一直增加中。
還有那個不好的惡習……….


俊雄手淫時,心裡想的對象一定是姐姐弘美。
在他血液沸沸騰腦海裡,弘美脫光衣服。
非常性感的內衣,夢想著,還沒有看過的裸體,揉搓自已的肉棒。
所以射精之後的罪惡感也比別人強烈。


姐姐今晚要晚一點回來。
吃飽速時面後一個人在房間裡,能不能剋制手淫的誘惑,一點把握也沒有。


川島俊雄,十九歲。
今年考大學失敗,正在補習中。


決定要上補習班時,就從家鄉投靠姐姐弘美來到東京。
因為家裡並不富有,不能期望充足的經濟供應,所以現在是每週二次到神田的辦公大樓做夜警,這樣打工賺取生活費同時去補習班。


姐姐弘美是大他三歲的二十三歲。
因為出生在北方,所以有非常潔白的肌膚,也是美女。


弘美在高中畢業後,立刻到東京,開始時在一家大建築公司上班,後來一年就因故辭職,以後就一直在池袋的喫茶店做服務生。


姐弟的生活非常節儉,早晚二餐都是自己做。
餐費已經省到最低限度,流行的音響設備,是只有買中古的電視和家鄉帶來的落伍的收錄音機。


他們的家在巖手縣的小漁村,父親是貧窮的漁夫。
所以給俊雄的生活費每月只有三萬日元左右。
在補習班的同學中有人獨自住在漂亮的高級公寓,還開私家轎車,真是有很大差距。


可是,個性善良的俊雄看得很開,不會為那種事情煩惱。


他是真心的愛自己的家人。
雖然貧窮,但很喜歡木訥而誠實的父親,也喜歡雖然嘮叨但開朗的母親。
而且,對溫柔美麗的姐姐弘美,是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一個人,為這個姐姐他也需要努力用功。


還有比這個姐姐好的人嗎?從服務生的僅有的薪水中,負擔他一部份補習費,還說考上大學就願意負擔學費的一半,而且就像她的義務似的......。


俊雄剛來到東京時,美女之多使他感到驚訝,可是習慣以後就感到失望。
因為都是穿漂亮的衣服和濃妝艷抹騙人而已。
又神氣活現的一副苛薄模樣,實際上也真的很苛薄。
尤其仔細觀察時,皮膚不是沒有光澤就是粗糙。


比較之下姐姐弘美就完全不同,有溫柔的面貌,光滑潔白的皮膚,和東京的女人完全不同。
對俊雄而言,姐姐還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怕姐姐罵所以瞞著她,但在飯後吸一支煙。
俊雄看課程表時,從七點到九點應該看最不擅長的英文文法。


「我要努力!」


為使自己振奮,就這樣大聲說起來。


「我要努力!」


「一定要考上早稻田大學。」


他是個可愛的男人。
皮膚也很像姐姐潔白,雖然不是現代化,但也有端正的面貌。


這樣,大概能集中精神看十五分鐘的書。


「不錯,我能集中精神。」


這樣的想法,在精神上造成空隙,腦海裡開始出現弘美的影子。


「啊……..姐姐。」


姐姐穿的內衣———純白的襯裙。
覆蓋在姐姐的乳房上的乳罩,掩飾最神秘部位的三角褲。


「啊,想看、想摸、想聞啊。
!」


牛仔褲的前面開始鼓起,很想到隔壁的房間打開弘美的衣櫃。


過去曾經這樣做過一次,看著弘美的各種內衣射精時,那是多麼舒暢….


做過那種事的夜晚,強烈的內疚使他不敢看姐姐的臉。
在心裡發誓,絕不再做那種無恥的事。
可是………。


如果,弘美本人在這裡,反而可以不必想那種事了。


「對!都是姐姐不在家害我的。」


快要輸給誘惑時,就把責任推給姐姐。
其實俊雄並沒有想和弘美性交的獸慾只是茫然的嚮往姊姊的美麗肉體而已,所以,只要弘美在房裡,就不會產生想打開衣櫃看姊姊內衣的誘惑,能努力用功。


內衣等於是弘美身體的一部份。
對其他女人的內衣根本沒有興趣。
就是因為沒有辦法感受到姐姐肌膚的溫暖,才會執著在姐姐的內衣上。


和這樣喜歡的姐姐每天在一起生活,沒有產生想擁抱或性交的慾望,實在不可思議。
也許有亂倫的罪惡觀念,但更大的理由,可能是因為俊雄還是童男子。
沒有經驗過性交,嘗過女人肉體的甜美滋味,等有經驗以後,俊雄是不是還能不把美麗的姐姐看成性交的對象呢?


所幸,俊雄本身想等考上大學以後再拋棄處男。
因此,當前在姐弟之間發生亂倫的可能性很小俊雄終於離開椅子站起來,在二坪多的房間裡,像狗熊一樣開始徘徊。


「川島俊雄!你是怎麼了?這種樣子的話,早稻田大學會離你愈來愈遠。
理性這樣斥責時,本能立刻悄悄說。


「只要放出一次就可以了。
那樣頭腦能清醒,精神也能集中在功課上。」
二者開始激烈的攻房戰。


「不對,如果手淫的話,只會使頭腦更迷糊想睡而已。
而且要拿誰做手淫的對象,不是發誓,絕不再打開姐姐的衣櫃了嗎?


「有什麼關係,看著內衣手淫是年輕人的特權。
補習班的學生那一個不是這樣,又不是真的亂倫,怕什麼!」


「不可以,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沒有辦法停止的」


「其實,手淫也算不了什麼。
把這件事看成罪惡,然後猶猶不決才會引起弊害,這是古代的名言。


「可是用姐姐的內衣手淫。
姊姊以後一定也會發覺。
那樣她一定會很傷心,難道不怕姐姐輕視你嗎?」


「不錯,所以絕對不可以那樣做」


有了結論,是理性戰勝


可是採取的行動,和結論正相反。
俊雄的腦海裡有麻痺感,然後順手就推開隔壁的房門。
從二者開始攻防戰時,俊雄本身早已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
因為他的理性和本能作戰後,理性從來就沒有戰勝過。


弘美的房間——-經常都整理的很整潔,微微可以聞到女人的芳香。
灰色的地毯,窗邊有萬年青。
靠右邊的牆是單人床。


俊雄立刻有充實感,惟有這個房間不會有破公寓的寒酸味。


左邊是衣櫃和木椅。


「姐姐,對不起了…………」


心跳得快要爆炸,同時陰莖也開始脈動。


俊雄知道衣櫃的那一個抽屜有什麼衣服,包括最下一層是穿過的三角褲。
可是唯有那裡沒有打開過,俊雄認為想要聞沾有斑痕或味道的三角褲是變態。
他告訴自己自己絕不是變態……….。


打開衣櫃先看吊在那裡的洋裝、上衣,裙子等。
然後看襯裙、乳罩,最後看三角褲,這是俊雄看姐姐的衣服時,自己規定的順序。
因為在他的想法中,弘美是穿著整齊的衣服,然後一件一件脫下去,所以必須要從洋裝看起。


他決定好今天要看的衣服是淺藍色的洋裝後,拉開抽屜,裡面有襯裙或緊身衣等。
洗好後的清潔氣味,以及尼龍的布味,這都會刺激俊雄的慾望。


大部份都是白色,有極少數的米黃色或粉紅色。
從沒有邊飾的到有精緻的蕾絲刺繡的,也有發出亮光的襯裙。


俊雄從裡面選出自己最喜歡的攤開在地毯上。


弘美的生活雖然很儉樸,但內衣類還是肯花錢買。
看弘美下班時,手裡有百貨公司的紙袋時,俊雄就知道買了內衣,同時心裡也開始激動。


「啊……….姐姐………..弘美姐…………」


輕輕撫摸襯裙或緊身衣,把鼻子靠在上面聞,這樣會產生陶醉感。
打開牛仔褲的拉鏈,把裡面的肉棒解放出來。


脫下牛仔褲和內褲,下半身就完全赤裸。
因為肉棒還沒有玩過女人,所以有新鮮的紅色,甚至還沾上恥垢,龜頭已經向左右脹起炮身本體也比也比標準的顯的更粗更大。


把帶來的保險套套在上面。
這樣就不怕隨時爆炸,不必擔心飛散的精液沾上弘美的內衣。


在姊姊充滿魅力的衣服圍繞中,潔白的臉孔已經紅潤,以熟練的動作在肉棒上上下下揉搓。


拉開上面的抽屜,意外的看到夏天穿的T恤類。


「大概姐姐改變位置了。」


無意中看到各種顏的的T恤。
有的看過,有的沒有看過。
去年的夏天俊雄還是高中生待在家鄉,所以看過的是弘美過節回家時穿的,有大膽的寬身衣,也有露肩的背心。


「原來弘美姐也穿這樣性感的衣服。」


對弘美清純的印象,這些T恤好像不太適合。
可是他又很想看看和穿這種衣服的姐姐,坦胸露乳的姐姐一起走在街上,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不,不要!姐姐的美麗肌膚是我一個人的,不能讓別人看到。」


從T恤之間看到抽屜裡面,好像隱藏似的放著什麼東西。
像一條紅帶,還有白色的信封。


「什麼呢?姐姐是不穿浴袍的」


俊雄拿在手裡看,好像是紅色的,是染成紅色的麻繩,四根都相當長,其中還有沾上蠟燭油的。


「奇怪…………….」


一種可怕的預感使他身上冒出雞皮疙瘩。


現在這個社會連虐待狂都變成流行的玩意兒。
就是鄉下人的俊雄,也知道那是什麼意義。
他從錄影帶或雜誌上看過被捆綁的女人,受到蠟燭的折磨。


「姐姐會是被虐待狂?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這種強烈的衝擊,幾乎使他全身的汗毛孔都要噴出鮮血。
那樣清純的弘美是被虐待狂,俊雄絕不相信,可是這些麻繩還有蠟燭的痕跡,想不出還有其他理由,為什麼姊姊房裡會有這個東西。


俊雄拿著沾上蠟燭的麻繩,獃獃的站在那裡。
鼻子一酸冒出淚珠。


「我不該看的,我看到絕不該看的東西了。」


這一定是偷看姐姐衣櫥的天譴,俊雄後悔做出無恥的事,擦拭著流下來的淚水就在這時候想起裡面還有一個白色信封,一共有三封。
大概是直接面交,上面都沒有寫收信入的姓名和地址。


「我該怎麼辦?」


不知道是不是該看裡面的信,因為他不想更傷害到姐姐的隱私權。
而且偷看別人的信,那是最可恥的事。


「川島俊雄,不能那樣做!那樣比看內衣更有罪。」
理性又斥責俊雄。


「可是,也許……….在這信裡面能有解開麻繩秘密的東西。」


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出姐姐不是變態的證據。
受到這樣大的打擊,不要說是用功,就是自殺也有可能。


決定看信,心跳的快要從嘴裡跳出來。


信封上也沒有寄信人的名字,只有日期,最早的是三個月前,最近的是十天前


俊雄首先打開第一封信。


是用深色的鉛筆寫的,字像小學生一樣笨拙。
俊雄的字也不算好,但比寫這封信的人好多了。


給親愛的弘美:上一次我做無理的要求,真是對不起。


因為我實在想要你,我是這樣認真的,你為什麼還不瞭解,我真恨你的遲鈍,我不能讓你變成我的人


真的想用菜刀刺破喉嚨自殺


不過,最後你還是瞭解我了,可愛的弘美,我真的愛你……….。


俊雄對那種口吻感到噁心,不想再看下去。
而且寫的字不但難看,還有很多錯別字。


「姐姐會這種沒有教養的人來往嗎?」


不過,看前段的信,好像是這個男人單方面的糾纏,終於使姐姐落在他的手裡。


「姐姐會把自已的肉體交給這種人嗎?」


這樣想時氣得幾乎要吐血。


今天晚上弘美也說有約會可能晚一點回來。
想到對方可能就是這個男人,俊雄就感到坐立不安。
不由得繼續看信。


......那一天晚上,你哭著開始脫衣服時,我高興的好像登上天的感覺。
「不要看,你把臉轉過去。」


你是這樣說的。
嘻嘻…………我假裝聽你的話轉過身去,實際上是偷看的。


因為我那樣嚮往的弘美就要脫光衣服,怎麼能不看呢?


哭著脫的全身只剩白色的內衣,那種樣子可以說最美不過。
脫下襯裙,也脫下乳罩只剩下三角褲時,我因為太興奮差一點要射精了。


啊,這不是作夢,川島弘美就在我面前赤裸了。


意外吧,我會是這樣純情的男人。


「你要真的答應,只此一次,然後就把我忘記。」


你上床時,特別這樣盯嚀。
我是答應了,可是心裡根本沒有那種意思。
相反的在心裡下決心一輩子也不要放走你這個女人。


和你性交,啊…………..一切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當噗吱的插進去時,我感動的流淚了 坦白的說,我和各種女人玩過,不過你還是最好的


雪白的皮膚,美麗的臉孔,惱人的肉體,嘻嘻嘻,還有那裡的舒服程度。


弘美,你也一樣吧。
還記得洩過幾次嗎?


像你這樣敏感的女人也很少見。
在店裡是那樣穩重的人,會變成那樣熱情,真使人驚訝。


第一次就連續幹了三次,覺得對不起你,但也證明我是那樣愛你的,你能瞭解吧。


下次再見。
下一次我不會讓你睡覺的,你準備好吧。
嘻嘻嘻,這是開玩笑。


大肉棒的新治


在溫柔的口吻中,說出令人難以相信的卑猥的內容。
多少有一點變態的氣息。
即使這個男人是弘美的情人,只睡過一次覺就給對方寫這種信,只能說精神有問題。


雖然這樣想,因為都是非常淫猥的話,他那保險套上的肉棒已經完全挺立。


「混蛋!」


俊雄對著信大吼。


「你沾污了姐姐!你是個大混蛋!」


勉強克制想把信撕破的衝動。


「姐姐今晚就和這樣的變態約會了,讓他幹二三次......不要!絕對不要!


這封信是誰寫的?俊雄雖然很激動但還是不停的思考。
不知道新治是名還是姓?據俊雄所知,打電話來的男人只有一個,是叫武籐的,說話像流氓,令人感到不愉快的男人問弘美他是什麼樣的男人,只回答說是喫茶店的常客。


『說話雖然粗魯,但是個好人。


弘美這樣笑著說。


「是不是他呢?他是不是叫武籐新治?」


俊雄覺得那些沒有教養的信,和說話粗魯的口吻,很有同一個人的可能性。
姐姐說過他是常客,很可能為追弘美每天去癡茶店的。


俊雄用顫抖的手打開第二封信。
日期是距離第一封信約一個月,還是那麼笨拙的字。


親愛的弘美:昨天我用暴力,很對不起。
因為你曾經發過誓說不再躲避我,可是你又想逃,所以我一下子就冒火了。


肋骨還痛嗎?如果還很痛,我給你介紹好醫生。


我發誓以後絕不會打你。
弘美,你也不要再說要和我分手或不來上班的話好嗎?因為你就是我的命,現在怎麼能分開得了呢?


還有,我把你強迫綁起來,是我不好。
但也是因為你太激烈抵抗的關係。
不是那樣把你綁起來怎麼能性交呢?


可是,看你那種樣子,好像也覺得很舒服,被綁後舔我的肉棒,還流出大量淫水。
偶爾那樣也不錯吧。
我不是真正的虐待狂,但也很喜歡那種玩法。
不久後你也會慢慢習慣的,你有被虐待狂的素質,嘿嘿嘿。


弘美,你絕對是我的女人。
所以性交也應該要配合我的方法。


說起來女人真是不可思議的人。
你和我已經睡過四次,射精也有十多次了。
可是還像處女一樣,每次都說「不要這樣了。」


不過說實話,那種純情模樣的弘美我是最喜歡的了


我是真的喜歡你,弘美,所以和你見面時,只是性交一次還覺得不夠


讓你咕噥 咕噥 的喝下精液,或設在你的肉洞裡,我就覺得你愈來愈像我的女人了。


所以啊,我和你來往,絕不是只以身體做目標,我也不是變態的色鬼。


當然,多少有一點變態和好色,哈哈哈。


總之,認了吧,要徹底的做我的女人,不要再說分手的話了。


愛你的新治


附記:以後不要叫我「武籐先生」那樣太見外了,就叫我「新治」


如果你不遵守,就要做五百西西浣腸,這是開玩笑


哈哈


看到這裡,俊雄因為強烈的憤怒和衝擊全身顫抖。


這個男人果然是武籐,弘美遇到這種最壞的男人。


如果說要分手就用暴力,用繩子捆綁身體強姦,和流氓沒有兩樣。


「這是多麼卑鄙的傢伙!」


俊雄流出眼淚,感到悲哀,幾乎心臟就要爆裂了。


「那樣溫柔美麗的姐姐,竟然受到野獸一樣男人的蹂躪」


和悲哀的感情相反的,看到這種信的淫邪內容,肉棒的熱度更強烈,俊雄打開最後一封信。





上一篇:清純妹妹半夜被哥哥偷上下一篇:渡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