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校园春色 人妻女友 武侠古典 家庭乱伦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情色笑话 免费加入VIP

上一篇:渡假下一篇:溫柔母親變性奴隸媽媽

渾圓白皙的大屁股的舅媽

1990年夏,我十七歲,剛剛高中畢業。
暑假來了,高考分數還沒有公布下來,我一個人在家裡呆著百無聊賴,母親就對我說,你去舅舅家玩吧。
沒想到母親無意中的一個建議,竟成就了我由一個孩子向男人的轉變。


就是在那個夏天,我那漂亮而又豐腴的舅媽進入了我生命中的里程,而我,則吹著青春的號角,一次又一次地進入了我舅媽的身體。
現在每次回想,我仍不由得唏噓感慨。


湖南夏季的鄉村,炎熱而激情。
時值農忙季節,到了晚上,忙碌了一天的人們喜歡搬張小竹床竹椅什麼的到村子的廣場上納涼。
由於和大多數人不熟,我不太願意和他們湊到一起聊天,因而真正能和我說說話的,就是我那已經經媒妁之言有了婚約的表姐。


表姐比我大兩三歲,高中畢業後就在鎮上一個鄉辦企業上班,因不滿約定的婚姻,經常和我抱怨她的苦楚。
而我,則是一個忠實的聽衆,那時的我,還不懂怎樣去安撫一個女人。


那是一個月色明朗的夜,農忙最難的階段過去了,第二天表姐就要回去上班了。
坐了一小會兒之後表姐對我說老是坐在這沒什麼意思,想出去走走。


我和表姐沿著小樹林、田間小道到處遊逛,雖然離村子很近,能聽見納涼的人們的喧囂,但心中卻有一種遠離塵囂的甯靜。
抱怨了半小時對婚姻的不滿後,表姐終於累了,我們在一個草垛上坐了下來。


「你看我的腿,今天差點爬了一隻螞蝗進去,現在還有個洞。」
表姐撩起裙子讓我看她腿上的傷。


我摸了一下表姐的腿,光滑而細膩。
我的心突然一下子抖動起來。


我驚恐地看了一下表姐,發現表姐正盯著我。
我越發感到無地自容,彷彿心中的那點沖動已被她看穿。


其實我很早就比較喜歡表姐,只是不敢往男女之間那方面想。
此時此刻,我突然像在黑暗中看到了光芒一樣,我從未萌動的心好像突然一下子懂得了男女之情。
我堅定地對自己說,做一個男子漢!


在默默地鼓了數次勇氣後,我慢慢地抓住了表姐的手。
我明顯地感覺到表姐的手也在顫抖。
但是表姐的目光是堅定的,充滿了鼓勵和期待。
我拉過表姐把她緊緊地摟在懷里。
在經過了漫長而又波濤洶湧的幾分鍾後,我開始感覺到表姐正在用她的臉在我的臉上磨蹭。


我轉過頭,嘴唇碰到了表姐濕潤的唇。
表姐用唇含住了我,在那幾分鍾的時間里,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任由表姐暗示、引導都渾然不覺。
等我逐漸適應,我才發現表姐正用舌頭在我的唇齒間探遊。
我隔著衣服抓住表姐的乳房卻不知道如何揉動,只是緊緊地抓著捨不得放下。


表姐扯開我的手,解開衣服再把我的手放上去,並讓我一邊撫摸。
我發覺撫摸乳房竟是如此的美妙,是我此前一生中從未有過的感覺。
我在表姐的乳房上流連忘返,我撫摸著,揉搓著,用手指撚著她的乳頭,任由表姐從和我熱吻到放棄我的嘴而獨自陶醉。


然而,我還是個孩子,我還不懂男女之歡。
在我努力地忙碌了近半小時後,突然聽見表姐說快點啊。
我正在迷茫爲什麼表姐說快點。
表姐拉著我的手從裙子里放到了她的屁股上。
我這才明白表姐爲什麼催我快點。


我裝著很內行的樣子,把表姐的內褲脫了下來,然後把自己的褲子褪到膝蓋下,就義無反顧地壓在表姐身上了。
我使勁地把我的雞巴往表姐那下面頂,我隱隱約約知道要進一個洞才叫成功,然而我從來沒見過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洞,我也不知道它確切長在哪個地方。
我只是一味地毫無目標的沖撞。


表姐可能開始感覺到我什麼都不會,她用手抓住了我的雞巴想引導我進去。


然而,當表姐的手接觸到我的雞巴的時候,我那興奮的閥門已經徹底打開了,在心理上的高潮帶動下,在剛剛進入表姐的大陰唇,接觸到表姐的小陰唇,剛要進入表姐的陰道口的時候,我全身猛地一抖,精液一股又一股噴到表姐的陰道口和陰毛上,然後流到裙子上,留下了一塊大大的濕濕的精印。


造化弄人啊!!!我那親愛的表姐,我的性啓蒙老師,竟未成爲我的第一個女人!


第二天,舅媽在曬表姐的那件裙子時,突然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中午,舅媽讓我和她一起給外面幹活的舅舅送飯。
回來的時候路過一個只有幾十根竹子的小竹林,舅媽突然要小便,就讓我在前面等。
一會兒後聽見舅媽喊我,我走過去離著遠遠問什麼事。
舅媽問我有沒有手紙或餐巾紙什麼的,我說正好有兩張餐巾紙,就隔著灌木叢扔了過去。
然而有點風,加上紙實在扔不遠,結果舅媽拿不到。
她就讓我拿給她。


我把紙撿起來走到舅媽跟前,我看到舅媽正背對著我蹲在地上,手向後伸著來接我的紙。
舅媽的褲子褪得非常低,已經全到腳脖子上了,而上衣卻撩起非常高,那白白的、渾圓的又帶有肉感的屁股整個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的臉燒得滾燙,正要跑開。
卻聽見舅媽輕聲的說:「不要偷看哦。」
此時的我,經過表姐的那一役,已經有了質的飛躍。
我十分敏感地聽出了舅媽聲音中那外延的含義。
我停了下來,看著舅媽在我面前慢慢地翹起她雪白的大屁股,用我給她的紙一下一下地擦拭陰部。


看著舅媽的陰唇在手紙的壓力下分開,露出裡面粉紅的陰道,然後又合攏上來,被稀稀疏疏的陰毛覆蓋。
我的陰莖一下子膨脹起來,我只覺得呼吸急促,耳根爍熱。
然而舅媽終於完成了她的擦拭,穿好褲子轉過身來,看到我並沒走遠,舅媽並沒驚訝,而是走過來抓住我的手使勁地握了一下說:「壞東西回家吧。」
那一年,舅媽四十一歲,雖然是在農村,臉上雖然有些許不易察覺的皺紋,但由於外形漂亮,整體看一點都不顯老,由內到外散發著一股令人迷戀的成熟的氣息。


晚上,舅舅到別的人家聊天去了,我和舅媽照例在家門口納涼。
雖然點了蚊香,但是仍然有蚊子侵犯我的領空。
舅媽就讓我坐到她旁邊,她好用扇子幫我趕蚊子。
正上高一的表弟到別的人家看電視去了,我和舅媽就有一沒一地閑聊。


聞著舅媽身上散發的體香,中午那一幕在我眼前不停地回放。
我說:「舅媽你把扇子給我,我幫你趕蚊子。」
在接扇子的時候我故意捏了一下舅媽的手。


舅媽裝著沒在意,說:「你幫我趕蚊子那我就睡一會兒吧。」
舅媽就勢在竹床上背朝著我躺了下來。


我搖扇子的手不時地碰著舅媽的腰,十幾分鍾後,我把扇子放在舅媽身上,手就順便放在舅媽睡的竹床上,並貼著舅媽的後背。
見舅媽沒有反應,我壯著膽輕輕地用手在舅媽衣服和褲子之間的腰部撫摸了一下,就像不經意一樣。
如此反複了幾下,舅媽似乎睡著了似的沒有動靜。


我知道舅媽是故意的。
我把手慢慢伸進了舅媽的衣服里,懷著崇敬的心情激動地小心地撫摸著舅媽的背,然後又慢慢經過腋下,觸摸到了舅媽的乳房。
夜色迷濛卻也不十分昏暗。
在夜色的掩護下,我,一個十七歲的男孩,在天之下地之上,正撫摸著我親愛的舅媽的乳房。


舅媽的乳房比表姐的大且略有下垂,但仍極富彈性,尤其是奶頭大多了。
在我的不斷刺激下,舅媽的奶頭直挺起來,並且似乎分泌出了點點液體。
我把手沾著那粘液嘗了嘗,看是不是奶汁,結果並沒有分辨出來。


時間過得非常快,正當我還沈浸在舅媽的乳房的時候,我突然隱約看見舅舅回來了,我趕緊拿起扇子使勁地給舅媽扇風,並拍醒舅媽說:「舅媽給你扇子,我回去睡了。」
回到屋裡,我一邊回味著舅媽的身體,一邊自己盡情地手淫了一次。


黎明來到了,太陽出來了,這個白天是我一生中最難熬的一個白天啊,整個白天我都是在失神中度過的,我不敢正視我的舅媽,我只是急切地渴望夜晚再次來臨,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我和我性感的舅媽在夜晚有一個心照不宣的約會,只是我們都沒有面對。


美麗的夜晚終於來臨了。
幾乎是前一晚的照搬,舅舅和表弟又都跑出去了。


我坐在舅媽身旁,這晚我們很少說話。
舅媽裝著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還是把扇子給我。
幾分鍾後,我仍然毫無新意地從觸摸舅媽的後背腰部開始,到搓揉舅媽的奶頭,用手掌度量舅媽奶子的大小。


就在我幾乎沒有什麼新奇的玩頭時,我突然想到,我應該摸摸舅媽的屁股,因爲我最愛從後面看我舅媽的屁股了。
我從舅媽的褲腰往下探去,去發現舅媽的褲腰竟然是松開的!我摸到了舅媽褲頭,(也是我們男人穿的那種大褲頭,不是現在的三角褲),從短褲里再進去,我摸到了舅媽的股溝。
多麼美妙的事情啊,我不禁爲自己有這樣的創意而洋洋自得!


舅媽的屁股豐滿光滑,有肉卻不肥碩,我一個巴掌都蓋不住。
我在舅媽的屁股上停留了幾分鍾後,我又開始往下,我碰到了一片濕濕的粘滑的區域,我心想這肯定是舅媽的屄屄,但從後面摸實在不大方便,隔著褲子褲頭,還要把手扭過來摸。
於是我把手抽出來,想從舅媽的身體上越過去,從前面進去舅媽的那片濕地繼續探索。


我把扇子繼續蓋在舅媽的身上做掩護,手從舅媽的褲子前面伸進去,我摸到了舅媽的陰毛,很少,再往下,就是已經一片汪洋的濕地了。
我的手在舅媽的屄附近遊走,其實我對那裡一點都不熟悉,包括表姐的那裡我都沒見一次。
然而,我突然覺得我摸到了一個似乎有吸力的地方,我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就進到了一個無比滑嫩的洞里。


正在這時,我親愛的舅媽突然抓住我的手緊緊地用力地抓握,我以爲舅媽對我的冒犯生氣了,一時不知所措。
舅媽使勁握了我幾下後,看看周圍沒什麼人,突然又使勁地抱了我一下說:「快來。」
跟著舅媽急速來到她家樓上的小隔層,裡面放著幾床備用的褥子和散亂的家什。
舅媽把我一下扯進去,迅速把門關上,然後緊緊抱著我。
我渾身血往上沖,意識混亂而又清晰。


舅媽很快地把我的衣服脫掉了,同時又很快地脫完了自己的衣服。
我利用前幾天剛從表姐那裡學來的知識,開始主動親吻舅媽。
我的唇一接觸到舅媽,她就把舌頭放在我的嘴裡使勁地攪動,並用力地吮吸我的嘴唇和舌頭。
我的手抱著舅媽的屁股,毫無遮掩的屁股,此刻在我的手裡任由我撫摸享受,我流連忘返捨不得放下。


舅媽把我扳倒躺在還沒展開的褥子上,她跨過我蹲在在我身上,把我的兩只手拿起來放在她的奶上揉搓,然後用手扶住我早已昂然直立的雞雞一下子就坐了下去。


天啊,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我的靈魂在舅媽的那一坐之下直接升到了九天!我感覺我的陰莖突然被一種無比溫暖、無比柔軟的世界所包圍,我所感覺到的幸福是手淫時無法體會到的,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
此刻我是多麼愛我的舅媽啊!我願意爲她獻出一切!


舅媽卻並沒有體會到我的內心世界,她很嫻熟地在我身上扭動、套動。
閣樓很熱,舅媽身上的汗流下來滴在我的嘴裡,我覺得那是人間最好的味道。
我擡起頭舔了一下舅媽的奶,其實這是我第一次用嘴接觸乳房。
舅媽看著我,露出了笑容,她把我的頭抱起來貼在她的胸口,一邊仍在我身上使勁地起伏套動。


時間過得真慢,就在這十幾分鍾的時間里,我的腦海展現了無數人間美景,回憶了無數舅媽從前的身影。


時間過得真快,我還沒有來得完全享受我心靈上的愉悅,舅媽突然一聲悶叫然後急劇加快了套動的速度和力度,再接著就是猛地一抖,並伴隨一聲壓制住的狂熱的呻吟,停住兩三秒鍾後又是猛烈的一抖和呻吟,如此反複十幾下。
盡管我此前連續幾天都射過精,但是在舅媽如此猛烈的轟擊下,我終於壓制不住一聲悶吼,精液如炮彈一般,一注又一注直射舅媽的子宮。


完事後,舅媽很快地清理了一下現場。
整個過程中,我和舅媽沒有說過多少話,也沒有體現出過多的纏綿。
我們就像一個彼此交彙的流星,熱烈而迅速地閃耀了一下光芒,然後就冷卻消散了。


第二天,我去縣城去取錄取通知書。
此後的日子,我沈浸在未來大學的夢想中,暫時忘記了舅媽那一晚的激情,一直到大學開學也沒有再見到舅媽。
然而我的心,已經被舅媽繫上了風箏的繩子。


新鮮的大學生活很快適應了。
這時,我逐漸開始想念舅媽。
舅媽美麗的臉,好看的身材,性感的屁股,尤其是那激烈而沒有阻隔的愛,令我每個晚上周而複始地遐想,我開始活在對舅媽的思念里,活在對舅媽的回憶里。


令人期盼的寒假終於來了。
我迫不及待收拾好行李往家趕。
那時舅媽家還沒裝電話,當時我多麼想給舅媽打個電話,告訴舅媽我回來了,我要來看你來了。


回到家,父親告訴我說舅舅託人帶來了口信,說要是我沒什麼事就到他家去玩,順便幫表弟輔導輔導功課。
我簡直樂不可支,上天真是太眷顧我了。


經過幾天拜訪老同學,陪父母親嘮嘮之後,離過年還有十來天,我帶著一些換洗的衣服,來到了我盼望已久的舅媽家。


舅媽沒有任何變化。
而舅舅和舅媽一見到我都說我長大了,成熟了,像男人了,還教訓表弟說要向我好好學習,將來也考個好大學,做個有出息的人。
我心裡無比慚愧,我的出息,就是舅媽那無限美妙的身體啊!


表弟學習挺自覺,舅舅不在外面幹活就是到老鄉家打牌吹牛。
舅媽做飯的時候,我陪著在旁邊添柴火。
我看著舅媽,舅媽也看著我,我看見舅媽的眼睛裡逐漸晶瑩,然後一行行的淚流了下來。


舅媽說,這半年來,她無時無刻地思念著我,想著我的一切,想得晚上經常失眠。
一會兒她又說她對不起我,要我多看書,盡量忘掉她,做一個好大學生。


在舅媽這些相互矛盾、不成邏輯的話里,我感覺到舅媽在理智與渴望之間掙紮。
我故意說:「舅媽,半年來我想你都想得發瘋了,你讓我忘掉你我會精神失常的。」
舅媽瞪大眼睛驚訝地看著我,眼淚再一次往下流。


我走到舅媽身邊,捧著她的臉輕輕地吻了一下說:「舅媽我愛你。」
那個年代,「我愛你」三個字是很難聽到的。
我看見舅媽那勺子的手不斷地顫抖,突然不顧一切地抱住我,輕輕而急促地說:「我也愛你,我想你,我是你的。
小冤家,舅媽就是你的女人,只要你要,舅媽一直都給你。」
晚上,舅舅照例去打牌去了,表弟在另一個房間學習,我在舅媽的房間里和她一起看電視,爲了過年剛買的新電視。
電視在房間門口旁邊的桌子上,我們坐在里邊,外面來人都能看得到。
我抓著舅媽的手坐在舅媽旁邊,過了一會兒,我放開手摟住舅媽的腰,由於摟住腰外面來的人可能能看得到,舅媽提醒了一下。


我就放開手直接伸到舅媽的屁股上。


久違的屁股啊,我不停地撫摸,用手指輕輕摳那菊花洞,摳那前面的肉洞。


舅媽稍微往前傾坐一下姿勢,把屁股往後擡了擡。
這樣我能比較方便地運動了。


我把手指插進舅媽的屁眼裡,看得出舅媽不太舒服,但是爲了讓我高興她沒說什麼。


我又把手指往前面的肉洞里插,但由於坐著的姿勢,要插進去深一點還是很難。
就在舅媽的屄前屄後轉悠了半天后,我把手從後面拿出來,直接從舅媽的褲子前面伸進去。
舅媽嗲怒地看了我一眼,拿了個帶著很大一塊花布的暖手器放在胸前腿上。


我摸到了舅媽的陰道口,裡面已是淫水泛濫。
我伸進去一根手指頭,慢慢地來回在裡面抽插。
舅媽裝作在看電視的樣子,其實電視里放的什麼她什麼都不知道了。


過了一會兒,我覺得食指老是卷縮著挺累,就和中指一起塞進去抽插。
舅媽一直都彎著腰護著我的手不想讓外面進來的人能一下子看出來,這時她猛然伸直了腰,並把胯部往前送。
我知道舅媽快要射陰了,我加快了抽送並不停地在裡面攪動,分把鍾後,舅媽臉色潮紅,使勁地抓暖手器,我感覺到手指被舅媽的陰道一陣一陣地擠壓。


我看了一眼舅媽,舅媽小聲地說了聲:「心肝快去洗洗手。」
等我回來後,舅媽就依照同樣的掩護方式,替我打手槍,我那積攢了一個學期的精液全撒在短褲里了。


由於沒有絕對安全的機會,接下來的兩天除了這樣互相摸摸外,並沒有更多的接觸。
第三天,終於機會來了。


這天舅舅要出去收替人打工的帳,本來要我陪他一起去,後來舅媽說我剛放假回來要多休息,就拉著表弟一起去了。
我的心裡甭提有多高興啊,這幾天怕我傷著身子,舅媽想著法子給我補身體,又是殺雞,又是做我最愛吃的粉蒸肉丸,由於我遠道而來,又是舅舅認爲的貴客,所以這些都名正言順。
只是舅舅永遠不會想到,這些營養産生的精蟲,最後都要射進舅媽的子宮里。


等舅舅和表弟他們走後,舅媽把院子的門閂插上,大門也從裡面鎖上了,並把房子的後門插銷只插上一點,舅媽說後門開關門沒什麼聲音,要是萬一舅舅他們提前回來就說我們關了前門從後門進出。
從舅舅他們走後我的心就一直狂跳,期待半年的夢想此刻就要實現了,我興奮不已,我那激昂達雞巴從那一刻起就一直立正狀態,沒有稍息過。


舅媽牽著我的手走到了他們的床前,這一次,我替舅媽脫完了衣服,由於是冬天,我們趕快鑽進了被窩。
我在被窩里迅速地把舅媽全身摸了個遍。
這一次沒有炎熱的汗水,沒有時間上的匆忙。
我從舅媽的眼睛吻起,吻到嘴巴,用舌頭糾纏了一會兒後,我含住舅媽的奶頭,使勁的吮吸,用舌頭在舅媽的奶子上,在她的胸口到處舔。
這一次,舅媽像一個溫柔的小女孩,任由我肆意玩弄。


我掀開被子忍住寒冷,把舅媽屄仔細翻開細細研究,舅媽的屄並不大,陰唇略比別的地方顔色深一點,但翻開顔色較深的陰唇後,裡面就是細滑柔嫩的屄肉了。
舅媽的陰毛不多,快可以算得上是白虎了,陰蒂也並不很大,不過突起很明顯。
我用舌頭舔了一下味道,感覺沒有想像的那麼甜美就沒有再舔。


由於這樣查看舅媽的屄,我的身子和舅媽正好相反。
一直沒有怎麼動的舅媽突然把我伸到她面前的腿抱住,然後用舌頭一下一下地舔我的雞巴。
我覺得很奇怪,怎麼還有這樣的感覺。
舅媽又不時地含住,用牙齒輕輕叩咬我的龜頭。


我正體會著這從未體會過的體驗,舅媽用手把我的頭往下按了按,說:「你給舅媽舔舔。」
我只好忍住味道慢慢舔。
從舅媽的屄毛開始,我一步一步地舔,舔完陰蒂,我把舅媽的屄整個用嘴含住使勁吸。


舅媽說:「心肝,你倒挺會玩。」
我說:「無師自通啊。」
吸了一陣之後,我掰開舅媽的陰唇,開始舔里邊那粉紅紅的肉,漸漸地我並不覺得舅媽屄里的味道不好,相反越來越喜歡了,我驚歎自己的適應能力如此之強。


這時舅媽正在舔我的龜頭上的馬眼,見我屁股向上一挺一挺的,就用嘴含住我的雞巴使勁地一邊吸,一邊上下套動。
在經過一陣強忍後,我終於把我的精液全部射進了舅媽的嘴裡。
我爬過來看舅媽,只見舅媽把精液全咽了下去。


舅媽看了一眼我的雞巴,有些疲倦但仍然挺著。
舅媽說了聲:「心肝你躺下來。」
我躺在床上小憩一下。
舅媽爬到我身上,從我的乳頭吻起(我不和她嘴對嘴吻了,哈)吻到肚臍眼,吻到蛋蛋,吻到腳趾頭,然後又翻過來吻我的屁股,我把舅媽的頭按了一下,舅媽就在我的屁眼上使勁地用舌頭舔,用舌頭戳。


全身吻過一遍,舅媽扶住我的雞巴坐了上去,對我說:「心肝,我是你的女人,我愛死你了。」
我躺在床上看著舅媽在我身上不停地扭動,我用手不停地捏舅媽的屁股,捏她的奶子,舅媽還用嘴含住我的手指頭舔。
終於時間不長,舅媽就在一陣悸動中高潮了。
然而這個時候,我的雞巴才剛剛恢複了一些感覺,迫切需要得到進一步的刺激。


我把舅媽翻過來躺下,我壓在舅媽身上用這種最普通的姿勢抽插。
十來分鍾後,舅媽似乎又從失神中恢複了感覺,把雙腿舉到我肩膀上,開始不停地使勁掐我,我越發勇猛地沖刺了,每一個沖刺觸摸到舅媽的子宮口。


舅媽一邊摸我一邊說:「心肝,你插到我心裡了!」我十分地自豪,我親愛的舅媽,我在你的身體里,我是你的一部分!我說:


「舅媽,只要有機會我願意天天幫你插。」
舅媽說:「不行,你還要長身體呢。」
我說:「我是大人了。」
舅媽沈默了一會兒,說:「是啊,我家小心肝是大人了,是我男人了。」
我聽了連忙說:「那你要叫我哥哥,讓哥哥用力插你。」
舅媽緋紅了臉,輕輕地用無限嫵媚的聲音說:「心肝、哥哥、老公,你使勁操我吧,我的屄就是長給你操的,我的屄每天都想哥哥的大雞巴操。」
舅媽的話極大地刺激了我的干勁,我沒有換任何姿勢,就這樣不停地大范圍抽插,每次抽插雞巴都全部出來又全部進去。
舅媽渾身上下一片酥軟,只有手還時不時地用力捏一下我,眼睛裡露出無限滿足和騷情,完全一副癡態。


半個小時後,我的興奮閥門逐漸來到,正在這時,只見本來一動不動的舅媽突然全身緊繃起來,把腿從我肩上拿下來支在床上,屁股和胯使勁擡起,形成一個強有力的彎弓,並把手把住我的屁股,使勁地拉我的屁股往她的屄上撞,我感覺到她的手突然特別有力,抓得我很痛。
然而此時我已顧不上痛了,我所有的精蟲都已上了弦,只等一聲令下發射了。


幾乎在先後不到幾秒鍾的時間里,我和舅媽同時達到了高潮。
只見舅媽在多次猛烈的悸動後,似乎已經神志不清了。


這一天,我們幾乎是在性交中度過的。
只要休息過後我能勃起,我們就接著性交做愛。
舅媽除了做愛和高潮後的短暫酥軟失神狀態,其餘時間基本上都是緊緊地抱著我度過的。
舅媽一遍又一遍地吻我,從頭上到每個腳趾頭都含住過。
舅媽說,我是她命中的剋星,她以前從未有過不本分的念頭,自從看見了我留給表姐裙子上的那塊精斑,就著了魔似的迷上了我,忘記了年齡,忘記了輩份。


以後的幾天,類似的環境又出現了一次,我和舅媽又一次做了一整天的愛。


然而這一次,差點出了問題。


那一天下午,我們剛完成一次極度高潮的性交。
正躺著說話。
舅媽照例抱著我。
突然聽見有人在院子門前喊。
原來是村子裡一個開拖拉機的人,在外面碰到舅舅,舅舅就讓他給帶了一些東西回家。


舅媽聽見有人喊嚇了一跳,我們趕緊起來穿衣服,穿好衣服,清除了房間里精液的味道(那時農村人喜歡在家裡的神龕前點一支味道特別大的香),做了一些簡單的整理後,舅媽讓我躲到樓上去,然後從後門開始一邊回應,一邊慢慢打開所有的門。


舅媽說:「哎呀真巧,我剛從外面回來。」
那人把東西放在家裡並沒有立刻走,而是左右寒暄了半天,還煞有介事地問道:「你那上大學的外甥不是來玩了嗎,怎麼不在?」舅媽說:「他在外面走走,還沒回來呢。」
等了半天,那人終於走了,舅媽把我叫下來,紅著臉按了一下我的額頭。


以後的歲月,我談戀愛,找工作,結婚生子。
我那漂亮性感的舅媽也日漸衰老。
十幾年過去了,雖然以後再也沒有和舅媽性交過,但是在所有的日子裡,我都能感受到舅媽對我的關切和照顧,舅媽對我的愛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她自己無法分清,既有對孩子的愛,也有對男人的愛,也有情,也有性。


有了孩子和家庭,加上工作的關系,接觸舅媽的機會越來越少了,對舅媽的關愛我卻不能有更多的表示。
然而內心深處,我深深感謝舅媽那個年代給我的那無與倫比的性和情的享受。





上一篇:渡假下一篇:溫柔母親變性奴隸媽媽